沒有開燈的房間

拼命挖著喉嚨

想把蛇挖出來

胃不停的翻滾

一陣又一陣的筋癵

像個癲癇的病人

蛇卻在胃裡發出嘲笑的聲音

咕嚕咕嚕咕嚕

蛇從哪裡來?

從那黑暗的角落靜靜的滑了出來

在無聲無息中鑽入身體

只感覺到一陣濕滑冰冷

可在最沒有抵抗力的夜晚

慢慢啃食一切

當發現痛

才發現胸口不知何時有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黑洞就是蛇的嘴

冰冷而潮濕

用力的吸收著溫暖

想要用些什麼東西堵住

卻只感覺到痛

什麼都沒有辦法填滿蛇那無止境的胃口

垂死的我

拼命的想要喊出來

可連聲音都被蛇吞噬了

然後

力量被吞噬了

溫暖被吞噬了

勇氣被吞噬了

希望被吞噬了

到最後

就連眼淚都被吞噬了

只剩下





不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